2009就這樣過完了。

2008年因為前公司(旅遊網站)經營不善倒閉失業,12月底轉進到一個全新的產業手機加值服務業。沒想到峰迴路轉,200910月又重回旅遊業。有意思的是,當初3月份參加領隊、導遊考試,壓根也沒想到自己有機會重回旅遊業,就連怎麼知道要報考也都忘記了。我以為自己會在手機產業好好工作個兩三年,學得一身手機產業的行銷工夫後,再來思考下一步。所以,當有機會再回旅遊業的時候,真的猶豫了許久。告訴自己的理由是,可以離自己開民宿的夢想更近一點點。

2009年重遊了幾處好多年沒再去的景點,包括:野柳、坪林、清境、澎湖等地,也終於拜訪了一些想了好久卻沒機會去的地方,例如:福山植物園、天元宮。這幾年越往山裡面跑,看著人來人往的遊客,就越覺得自己民宿的夢想有罪惡感。武斷一點來說,旅遊本來就不是維持生命所需的必須品,越多人到山林野外,大自然就承受越大的環境壓力。旅遊真的是綠色產業嗎?還是旅遊根本就是大自然被鯨吞蠶食破壞的優雅藉口?

2009年還是我認識生命的重要的一年。可愛的拉布拉多底迪,因罹患淋巴癌,在堅強奮鬥超過半年後,終於在615結束短暫的生命。底迪是一隻恰巧在「可魯」電影熱潮剛過,出現在大甲街上和我相遇的拉布拉多流浪狗,底迪用自己的生命教會我生命很重要的一課生與死。我認識了生命奮鬥的過程,看見了死神來去的足跡,更讓我在不知道多久以後的將來,面對下一次的生死離別時,已經上過了寶貴的一課。

還是忍不住要碎碎念,人生從滿30歲的那一天開始就覺得時間過得飛快。千禧年的話題言猶在耳,如何應付電腦千禧蟲?究竟2000年是不是世界末日?要怎麼慶祝這跨世紀的一刻?….怎麼10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如果以台灣人平均壽命來看,我的人生也剛過了一半吧。早就過了那種迎接新的一年就要立下豪情壯志的年紀,只是會更珍惜每一次呼吸之間,自己是不是過的踏實,這一秒是不是就輕易的放過了。

說來湊巧,這兩天的電影頻道還再重播這一部片子:「春風化雨」(Dead Poets Society, 1989)。還是要引用電影裡面,亨利.大衛.梭羅「湖濱散記」中的名句來自我勉勵:

我到樹林裡去,因為我想從容地生活,

我想深刻地活著,吸收生命中所有的精髓,

徹底擊潰一切無生命者,

不是到我瀕臨死亡之刻──

才發覺自己沒有活過。

I went to the woods because I wished to live deliberately,

to front only the essential facts of life,

and see if I could not learn what it had to teach,

and not,

when I came to die,

discover that I had not lived.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