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像是一個又一個抽屜安穩的儲放在你我心底,抽屜的鑰匙就是生活中無意間的某個畫面、某一句話或某一首歌,在你來不及驚覺的時候抽屜被打開了,記憶就像泉水一般的湧出,直到你的眼眶濕潤....。

今天下午出席了在西門河岸留言的中正吉他30活動。入口報到處,學弟妹們問著我是第幾屆的?我愕然無言。我只知道我是七字頭,後來才知道七字頭就是第七屆。(如今都已經30屆了~~)

走進場地,看到靠著牆壁擺著的幾把民謠吉他,想必是等一下演出要用的。巡視一圈看不到甚麼熟悉的臉孔,以前在社團我算是疏離,畢了業更是沒回去過社團,當然誰也不認識。而牆邊吉他的腰身,似乎隱隱觸動了心中的某一塊"挪威的森林"。

在二樓找到了幾個熟悉的臉孔,七字頭的老同學,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看著同學上了國一的小孩,唏噓著時光的飛逝。

節目開始了。由林正如、黃中岳...等學長姐開場。林正如號稱是社祖,就是創社社長。在我們年輕的時候,就已經把他當作是神來崇拜了,現在還是。後來,林正如、黃中岳、雷光夏的連袂演出,更是令人心情激動。不過,這也就像是看到自己喜歡的偶像或歌手演出堪堪可以比擬吧。

然後,節目來到了大合刷。

大合刷大概是每一屆吉他社都要歷經的過程。一年級的菜鳥社員,在學長姐的嚴厲指導之下,密集的為校慶演出做準備。手指尖的第一次破皮和長繭大概就是在那時候吧。能夠順暢的彈奏基本和弦也是那一段時期奠定的基礎。

當和弦的第一個四拍刷下去,10幾把民謠吉他金屬琴音轟地,就把抽屜打開了。

自己背吉他的樣子、按和弦的指感、刷chord的韻律、pick片來回刷過金屬琴弦的啪啪聲響....。望著台上的學長姐學弟妹,我的嘴裡不自主的跟著哼著好久不再吟唱的民歌,左手作勢比起和弦指位,右手彷彿捏起pick片跟著節奏刷了起來。

然後我無法阻止的濕了眼眶....。

歌曲結束了。後面還有學弟妹在起哄,似乎有人跟我有著同樣的心情激盪。我故作自然的揉了揉眼角,回身走上二樓去。抽屜被打開了,現場的所有節奏、所有旋律,彷彿像是找到了各自在抽屜裡不同的印記,而我又被拉回那個穿著中正高中制服的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會覺得高中制服看起來會如此的好看。

今天下午,這一群年紀不一橫跨30年差距的人,在同樣的記憶鑰匙開啟下,都同時回到了17歲的迷幻時空。誠如台上的學姐所言,謝謝促成這次活動的每一位學長學姐學弟學妹,是你們讓我再一次回到17歲的單純感動。

我也要對那一位25屆的學弟說,今天木棉道還要再唱一次!!別擔心,還有好多好多次等著你慢慢唱呢!!!

由衷感謝!!

, ,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