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Ⅰ 》

智邦生活館決定拋磚引玉,捐贈三萬元,認養五單位的市民農園一年,期盼網友響應,協助部落廚房能自給自足。

 

 

「這一份工作每個月一萬五千八的收入,對這些原住民太重要了。一拿到薪水,馬上就出去還債、付小孩安親班的錢。慢一天,很多人就撐不下去了。」在按照古法設計,卻因為經費不足尚未完工的高腳屋上,「台中縣和平鄉大安溪沿線生活重建中心」的社工督導黃盈豪比劃著「部落廚房」原先的藍圖:「這裡預定做停車場,高腳屋底下是果樹咖啡區,前面規劃成『市民農園』,讓都市人可以認養一小塊地,遠一點的田種些苦瓜、小米,飼養放山雞。以後,部落廚房還能跟民宿、泰雅文化導覽結合,維持十幾人的尊嚴與生計。」

這一切規劃,被七二水災通通攪亂。大水淹進兩層樓的主體建築物,足足有半個人高。冰箱受損、烤箱損毀、一些器具如吧台、桌椅不堪使用。市民農園區一片凌亂,小米倒光,辣椒沖掉,更嚴重的是,原本七月份將部落廚房包裝好,正式向都市消費者推出的計畫,現在只好擱置。黃盈豪當然急,因為部落廚房14位班員的薪水,來自於「組合屋弱勢戶就業輔導方案」,今年底就要結案。「生活重建中心」必須找出自給自足的產業模式,才能讓部落廚房繼續生存。

《 Ⅱ 》

仍在撰寫東吳社工所碩士論文的黃盈豪,從四年前大安溪生活重建中心成立時,就擔任重建中心的督導,是目前碩果僅存的元老。學生時代就積極參與原住民服務隊的黃盈豪,在投入921重建區的社區工作後,才發現學生時代在部落經歷的唱歌戲水、談情說愛,不過是投射漢人對原住民生活的幻想。實際投入部落重建工作後,黃盈豪經歷了一連串的挫敗,才知道社區工作不能跟居民原有的生活脈絡脫節。他重新研讀泰雅文化,發現泰雅族有「共食」的傳統。在聽取原住民意見領袖瓦歷斯‧諾幹的演講後,他加進「共做」的概念,形成「部落廚房」的概念,向921重建會申請經費。

部落廚房的14位班員,都是921地震房屋全倒、半倒的受災戶,同時還需具備低收入戶、單親家庭等「弱勢戶」條件。黃盈豪秉持社工照顧弱勢的理念,錄取許多體弱的中老年婦女。有些班員家裡有因為人手缺乏而不再使用的荒地,所有班員就一起去耕作。會煮飯的婦女,則輪流排班下廚,中午大家一起用餐。家裡的田長出南瓜,就拿一個來跟大家分享。發現部落裡子女棄養的孤苦老人或身心障礙者,班員就主動多做一份便當,送到這些比班員更孤苦弱勢的人家中。

7月12日,我參加部落廚房的晨會。十餘位婦女七嘴八舌地討論72水災的災情,突然有一位班員提到,她負責供餐的一位孤苦老人,兒子女兒都沒有回部落探視,滿屋子的泥濘與臭味不適合生活。有人提議找部隊阿兵哥幫忙,有人反應說部隊不負責把家裡清洗得乾乾淨淨。最後,這群原本在男性為主體的泰雅部落中不愛發言的婦女,決定馬上帶著清潔用具,幫這位幾近失明的老太太打掃。在參與重建工作的過程中,黃盈豪發現,原住民部落的失業問題,除了職場工作能力外,「自信心」是另一個嚴重的考驗。部落廚房的共食共做,讓這群原住民部落裡的弱勢族群,重拾生活的快樂,以及對自己的肯定與信心。當部落集體的意識凝聚起來,我們恍惚看到一線光明。

《 Ⅲ 》

72水災後,縣政府請大安溪生活重建中心接手災情最嚴重的「松鶴部落」災民收容中心。黃盈豪帶著部分工作人員與社工實習生下山支援,即使已經整整一星期從早忙到晚不能休息,還是必須安排烤肉、騎腳踏車等康樂活動。工作伙伴紛紛出現頭痛、胃痛的身心症狀,有些已經瀕臨崩潰邊緣,只好先放個假。黃盈豪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在我離開後,他還得安排晚上工作人員聚餐,讓大家吐吐心中苦水,以免被龐大的壓力打倒。

「我需要人,我只需要人力,其他物資都夠了,不要再送來了!」黃盈豪搖著頭說。社會的關切與資源,往往無法送到真正需要幫助的地方。東勢、石岡的收容中心因為靠近市區,成為政治人員最愛亮相的地方,睡袋、礦泉水堆積如山,但災民的需求並沒有被傾聽。黃盈豪無奈的說:「收容松鶴居民後,我們就感覺到有許多『創傷症候群』需要處理,大人哭著講松鶴的事情,小孩在畫畫比賽裡畫出家園毀壞的情形,我們需要精神專業人員,可是這次政府並沒有派出,從我的管道也找不到適當的資源。」從達觀部落回來,我們發現一位知名的政治人物正步入收容中心。黃盈豪有些生氣地說,要來探視,為什麼不先跟重建中心聯絡?我聽到政治人員官樣文章地對災民說:「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地方?」烤肉時對政治人物一臉不屑的災民,也官樣文章地對他笑哈哈。不久,幾位雍容華貴的中年人士,帶著政治人物繼續參觀收容中心。65年次的黃盈豪,並沒有足夠的資歷接近政治人物講太多話。但,真正負責收容中心的,是黃盈豪。一瞬間,我彷彿看到整個重建問題的縮影。

近身採訪黃盈豪的一天裡,我看到他手機不停來電,許多慈善團體拿著善款與物資想送給災民。探視三叉坑部落組合屋時,正好也有一隊慈善團體在路口詢問是否還需要什麼物資。居民回答說,物資都夠了。如果這群善心人士走進組合屋,就會發現組合屋裡泥濘一片,低層組合屋連牆壁都被沖壞了,電視、冰箱、櫥櫃全都一片髒污。從921遷村到現在,三叉坑部落的重建一直面臨阻礙,居民在狹隘、不便的組合屋一住四年多,現在連組合屋都嚴重損毀,我想到此事時一再流淚。但,過多的物資對居民真的沒用,部落需要的是強而有力的社區工作者,來為居民爭取應有的權益,發展社區產業。在可能永遠無法落成的高腳屋上,我和盈豪做出決定:我們歡迎網友捐款給部落廚房,但我們更希望的是:請網友協助部落廚房找到自給自足的產業模式。我們呼籲網友認養市民農園。每捐款500元,就可以認養一單位(每一單位大小為2.5公尺x1公尺)的市民農園一個月,並在當月可自由到部落廚房用餐。在蔬果收成時,你會收到這一單位土地所產出的農作物。如果你認養超過六個月,就享有一次兩天一夜的行程,部落廚房會安排班員特別為你全程導覽(解說員以外的費用仍須自費)。你可以來看看你認養的豌豆、苦瓜、小米,可以參加部落深度之旅、農場體驗、大安溪漫遊行程。在毀壞的土地上一切將會重建,預期在九月過後,部落廚房將會以新的風貌迎接關心她的客人。

認養市民農園,你會收到這塊土地所產出的農作物。如果你認養超過六個月,即可享有一次兩天一夜的行程,部落廚房會安排班員全程導覽部落深度之旅、農場體驗、大安溪漫遊行程。

如果你願意認同這分理念,我們希望你將這份訊息傳達出去。我們希望你不只是按按螢幕上的forward按鈕,而是拿起電話,打開MSN、ICQ、QQ或Yahoo IM,跟朋友談這件事情,邀請朋友一起實際參與部落廚房的重建,和朋友湊足3000元來共同認養半年,共度兩天一夜的部落之旅。讓部落廚房活下去,讓真正努力的社區工作者在原住民部落站穩腳步,讓泰雅族共食共做的文化回來。你的捐助,在這裡可以得到100%的發揮。(本文作者長期關注社區發展議題,現為智邦生活館總監。本活動由智邦生活館發起。)

 
創作者介紹

JOE愛玩~旅遊、美食、公益、生活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長不大的小公主
  • 有詳細一點的資訊嗎?
    例如...相關聯絡資訊, 我好 PO 在我的格子裡讓大家看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