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嘛你的身軀攏總好了,無傷無痕,無病無煞,親像少年時欲去打拼。

電影「父後七日」中師公的台詞還來不及咀嚼消化,竟那麼快在現實生活中親耳聽聞。上週五晚上接到小芬電話,趕到醫院急診室的時候,岳父已經架上心肺復甦術機器,無意識的躺在急診病床上。等到家屬到齊,醫生仔細的解釋機器的作用以及可能對病人身體(包括肋骨、呼吸道)造成的損傷,並且評估岳父目前可以急救挽回的機率。

機器規律的五下一個循環往岳父的胸腔按壓;心電圖隨著機器按壓而跳動,機器停止而平行;呼吸器不斷的將空氣打入岳父的肺部,肚子也隨著機器呼吸起伏。三姐妹很勇敢的做出當下的決定,不希望父親被這些無止盡循環的機器繼續折磨,堅強而篤定的告訴醫生,請放棄急救吧!當醫生關掉心肺復甦術機器的當時,心電圖雖然毫無意外的成唯一條直線,但看到岳父的呼吸繼續(因為呼吸器還沒關),我們有一秒鐘以為岳父就這樣醒過來了。

沒有人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在短暫的等待之後,有禮儀人員來了,引導家屬幫岳父蓋上往生被,接著要將大體先移至「助念室」暫放。往生被蓋上後,家屬隨著禮儀人員的引導,一句一句的唸著:「爸,你ㄟ病已經攏好ㄚ,咱麥出院呀!」,進電梯時要提醒:「爸,要進電梯了!」,上下車也要提醒:「爸,要上(下)車了!」「爸,車要開了,坐好喔!」….

當看完「父後七日」走出戲院後,我心裡面最感概的是,怎麼沒人教我這些生死禮儀?台灣在過去的農村社會,家裡的生死婚喪,就是全庄的事情。接生婆可能是街頭的嬸嬸,幫小孩子算命取名字的一定是在廟裡當廟祝的三叔公,油飯紅蛋一定要家家戶戶的送,抓周、收涎也一定有長輩早早提醒你到心煩;結婚就更不用說了,提親、迎娶、過門、宴客...,庄頭的親朋好友一定都會來,無論是來湊熱鬧、來嚼舌根或是真的來幫忙;而家中的喪事,街坊也一定會來,年長一點的就出嘴巴,這個該做,那個該有,熱心的就幫忙張羅道具,專業的就會穿上「禮儀達人」的制服(道袍),一件一件的引導喪家完成所有的禮儀。無論生死婚喪,庄裡總有經歷過的長輩、熱心的街坊或專業的執事擔任導師的角色。

在台北,生活便利的,人情卻淡薄了。左鄰右舍貴姓大名都不見得叫的出口,連跟父母親同住的都很少了,更不可能有動輒七八十人近親遠戚同住一條街的大宅門。這些每個人都必經的生死禮儀本來循環的教導傳承網絡就消失瓦解了,卻沒見到課本教育我們該怎麼辦。

尤其面對鬼神和死亡,因為不了解,所以禁忌和恐懼更多了。在路上遇到靈車、棺材就覺得心裡毛毛的;上下班要是圖經喪家、靈堂更覺得莫名的不安。佛教的習俗要遵守、道教的禮儀也要顧、密宗說的話好像也不得不聽。為什麼小孩要收涎、為什麼迎娶要撐傘、為什麼家喪要帶孝,卻沒人說出個所以然來。

當岳父的大體停在助念室了,我們更徬徨了,下一步該怎麼辦?

沒過多久,一位年紀約末六七十歲的阿伯來了,他是來義務助念的。他真的像是迷路在漆黑森林裡出現的小小燈籠,我們只能跟著他的引導,一步一步往下走。見他穿起僧袍,從袋子裡再拿出一條往生被要我們幫爸爸蓋上。嘴中碎碎唸著,跟這邊的禮儀公司說過多少遍了,他們的往生被經文少印了一個字。然後,拿起一罐小東西(後來知道那是藏傳佛教的恆河金剛沙),掀起岳父蓋的往生被,在大體額頭、脖子和胸前各灑了一些。然後,又細碎的交代我們該如何做。大家似懂非懂,囫圇吞棗的先把他的指示給記了下來。然後,他就開始助念了。

師兄(他說這樣叫他就可以了)說,往生者剛剛過世,要家屬說的話才聽得見,他到這裡來是因為家屬不知道如何做,所以來義務幫忙引導(故稱為「助念」),家屬要大聲唸出來讓往生者聽得到才行。內容大意是往生者現在正在陰陽交界徘徊,要往生者定下心來仔細聆聽我們的誦經,找到來接引的阿彌佗佛,才能前往西方極樂世界。

在反覆誦唸著「南無阿彌佗佛」的時候,彷彿我也進入一種冥想的狀態,感念著曾經帶著岳父到香港的點點滴滴,感念著過去岳父曾在我生命中留下的雪泥鴻爪。我想,這些經文不止是唸給往生者聽,更是唸給大體身旁的喪家遺族聽。聽仔細了,不要再悲傷,亡者已經在前往極樂西方的路上,菩薩、眾佛會以不同的樣貌來接引亡者。要相信神明,要誠心誦經,要多行善事,才能將功德迴向亡者。

這位師兄其實非常的不慈眉善目,隔壁助念室傳來的是合諧悅耳的禮佛誦經,真的就像是西方傳來引導亡者的梵音。但是師兄操著不標準的台灣國語,大嗓門像是喝斥多過頌揚。但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我發現師兄其實佛祖派來的「金剛」,不是大智慧的佛,也不是大慈悲的菩薩,而是威風凜凜的金剛,佛祖透過他大聲誦唸的經文,喝斥著教導我們關於生死之事。

「父後七日」是一部幽默、詼諧甚至帶一點戲謔的關於死亡的電影。台灣有許多人對於死亡有著太多的忌諱(非關信仰而是沒由來的道聽塗說),因此避談死亡,因此害怕死亡。「父後七日」以一種甚至荒謬的調性,讓看電影的人拋開「看著關於死亡」的忌諱,開始試著面對死亡,進而開始了解死亡。片中的看似荒繆的片刻,在現實生活裡,正是那樣發生著的。畢竟,面對至親的死亡已經是太沉重了,如果連這一點點戲謔和不莊重都不被允許,我想就更加令人難以承受。

我和大部分失根的年輕人一樣,若問我有沒有信仰,我一定會扭捏難以回答。我深信有鬼神,宗教於我卻是哲學大於信仰。我把聖經故事、佛教經典當作道理來讀,而非神聖、毫無懷疑的相信。我羨慕有虔誠信仰的人,因為對他們來說,死亡之後,無論是天堂或是地獄,都有著理所當然的依歸。

今天是岳父的頭七。儀式中三位師姐貼心的為家屬都準備了佛經讀本,讓我們可以一字一句的跟著念,從「佛說阿彌陀經」到「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我試著從經文的段落字句中,解悟生命的一點點道理。「心經」是我非常喜愛的佛教經典,我雖無信仰卻把心經當作哲學、人生道理來閱讀理解。岳父過世後,無論往生時的助念或是今天頭七的法事,都有唸及心經,聽在耳裡也特別有所感應。文後貼上心經經文,分享給朋友,也希望算是功德,可以迴向給往生的岳父。(網路上有許多關於心經的經義釋文,朋友請各自查詢。)

我由衷的感謝老天爺對我的慈悲,從寵物的過世、電影的討論等等,讓我漸進的認識死亡,然後面對死亡而不至於完全手足無措。真的推薦「父後七日」給所有的人,所有不知道該怎麼談論死亡,還沒面對過親友死亡的人,跟隨著電影的鏡頭,稍稍認識死亡的一點點片段。

《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創作者介紹

JOE愛玩~旅遊、美食、公益、生活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akeandy
  • 謝謝分享
    我的母親也是個癌末病人
    對於身後事情也已經有心理準備

    我也推薦這部國片
    因為有關死亡這件事情
    老師沒有教~
  • 互相加油。
    死亡對當事人是人生不可避免的中轉站,轉搭下一班航向完全未知的旅程。對在世者則是一門大功課。越早預習功課,越能勇敢安心的面對。

    JOE愛玩 於 2010/09/30 21:30 回覆

  • 莉莉安小貴婦
  • 節哀順變~

    我跟你一樣有著失根的人生
    看完你這篇文章
    我也在想~若我遇到相同的情形,我會怎辦
    我的答案是....我也不知道>"<
    或許這是我們這代都會面臨到的問題吧
  • 恩...這需要自我更主動的去探索和了解。經歷這次,我才體會親人剛往生時的助念,對安定家屬的心情有多大的重要;我才知道所謂生前契約到底是什麼;我也才知道靈骨塔到底應該怎麼挑...。可是,其實還有更多更多我也還不知道的.....

    JOE愛玩 於 2010/09/30 21:49 回覆

  • 莉莉安小貴婦
  • PS. 上一篇是我 (居然沒顯示照片>"<)
  • ㄏ...看到照片囉~~~

    JOE愛玩 於 2010/09/30 21: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