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年前DoDo有一次陪著她老爸回香港和兄弟姐妹團聚。回來後,聽著DoDo口沫橫飛的說著大伯如何如何,二伯如何如何,姑姑、伯母如何如何。描述的最靈活靈現,活像是個老頑童的就是二伯父了。一言以蔽之,二伯父真的就是一個「真性情」的人。

有人說,不管孩子長再大,在父母親的眼中永遠都是小孩。我岳父在二伯的眼裡,永遠都是他親愛的小弟,那個半夜會一起翻牆偷偷去舞廳,會幫二哥寫作業的小弟。昨天才抵達醫院,二伯看到小弟回來了,他的兩隻手就像是捧著一個剛滿月的小嬰兒的臉一樣,對著我七十多歲的老丈人的臉又捧又捏的,嘴裏面一直唸著「ㄙㄞˇ ㄌㄡˇ」(細佬,廣東話小弟的意思)。對我老丈人的樣子彷彿是回到他們小的時候,哥哥疼惜保護弟弟的樣子。

我從來沒看過一個年近八十的老人家肢體語言如此豐富,感情表達如此直接的。從離開醫院的路上,一直到到餐廳用完餐回到飯店,一路上二伯父真的就像是個五歲的小男生,覺得自己已經懂事,要保護自己還沒滿三歲的小弟。他的胳膊夾抱著他小弟的整隻手臂,兩個人十指交扣,感情好到不行。二伯知道我岳父這兩年患氣喘身體不大好,急性子的他竟可以耐著心親自攙扶著自己的小弟,一步一步慢慢的下樓梯。在地鐵站出站時,身體硬朗的二伯四處奔走張望,看看電梯的位置到底在哪,也不要讓自己的小弟累到了。用餐的時候,二伯一定親自張羅,幫同桌的每一個人備好碗筷,還一定要幫他的小弟還有我這個晚輩倒茶夾菜。那又急又正、豪氣干雲、直爽大方的個性活像是一個金庸筆下的大俠。真要拿個角色來比喻,應該很接近射鵰三部曲裡面的洪七公,再多一點點老頑童周伯通的樣子吧。

 

用「鶴髮童顏」來形容二伯是一種非常寫實逼真的描述,一點都不誇張。這一切原本都只是DoDo五年前那一趟香港之行回台灣之後的轉述,而這兩天別人口中描述的傳奇突然活生生的就在我眼前出現,一舉一動就是我五年前聽到的樣子,說話的方式,慣用的語助詞,熱急的個性,還有硬朗的身子。

二伯還有一件事情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永遠不知道二伯什麼時候多準備了好多紙巾在口袋。離開醫院病房時,規定要洗手。二伯帶我岳父和我到洗手檯前,他自己從口袋掏出紙巾來準備給我們擦手;今天到餐廳用餐,二伯又從口袋掏出不知道另外哪一家餐廳的紙巾一疊,給大家擦手用。這樣的細心也用在他對二伯母,是一種大男人的溫柔。用餐中,他和大家口沫橫飛的聊著天(不知道為什麼,香港人聊起天來嗓門特別大),他就好幾次突然的拿起紙巾,往二伯母嘴邊擦。拿起紙巾的動作是很權威的,但是紙巾到了伯母嘴邊竟變得很溫柔仔細,像是初戀愛中的男生在對女生獻殷勤一樣。

是因為二伯的個性或者是這一整個家族的特性?這一整個家族彷彿以二伯和二伯母的直爽為中心,我看到的每一個人好像都很親密,特別是和這一位「洪七公」之間。

創作者介紹

JOE愛玩~旅遊、美食、公益、生活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