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清楚自己「想要」的生活模樣。

隨著年紀的增長,這幾年開始清楚而深刻的意識到時間的流逝。不自覺的在每一個歲末有莫名的感傷或徒呼負負。無論是2005年終的「鳥鳥的台北跨年夜」或是2006年終想呼朋引伴的朝聖「星際大戰六部曲」其實都是對逝去的年歲一種完全無力的感慨。

早在12月的一開始就意識到一年將盡,早想動手寫完這篇文章,卻一直拖過跨年還停在一半。說回來什麼是自己「想要」的生活?12月中旬的一個週末,造訪一處位於關西山區的田園餐廳「青境花墅」。和許多開在鄉間山林中的民宿或餐廳一樣,這裡是老闆的生意場所,也是老闆的家,更是老闆的理想。週六的下午,越來越多慕名而來的遊客,或在室內熙攘談笑,享受帶一點熱鬧氣氛的輕音樂以及朋友之間的對話;或是在戶外的座位上享受陽光和山林中的微風;又或是在大片的短草皮上和小孩嬉鬧,和狗狗玩耍,拉扯掛鍾,搖盪鞦韆。也許是空間設計得當,也許是還尚未人滿為患,在這裡有一種像是秀拉(Seurat, 1884)的畫作「大碗島的午後」(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所表現的一種寧靜與優閒。

在這裡處處看出主人布置的「用心」與「不貪心」。每一間民宿都是主人用心佈置這是無庸置疑的,難得的卻是不貪心。室內桌數不貪多,不但有往來舒服的走道,還有一處供遊客和超級巨型玩偶合影的角落。室外貼心的規劃了一處小朋友喜歡的沙坑,一旁還有水龍頭可以洗手。室外座位就整齊的安排了邊緣的一排,中間空出一大片草皮,不需要任何佈置,成了親子玩飛盤、扔球,狗狗追逐嬉鬧的好地方。這樣的氣氛似乎也渲染了所有的人,整個下午聽不見哪個家長因為孩子太野而怒氣沖天,也沒有個小孩看著滿庭院的狗狗而嚎啕大哭(那個下午至少有4之古代牧羊犬還有哈士奇、黃金獵犬、米格魯,當然少不了我們家的拉拉),而每一隻狗狗也都忙著玩自己的,完全忘記「嚇小孩」這個可怕的嗜好。

DoDo說,老闆娘在櫃檯內忙翻了,忙著張羅各種飲料,口中還碎碎唸著:「別來吵我,別來吵我」不過,忙碌的服務人員到也沒有怠慢。心裡忍不住就想,「這樣的氣氛很接近我想要的民宿的樣子了。」曾經,造訪過第一家民宿後,心中就興起也想自己開民宿的念頭。開民宿,總不是那麼的具體,只知道想要有悠閒的生活,想要有漂亮的房子,想要有甜美的鄉野空氣,這些好像就是民宿了。不過,拜訪的民宿越多,想要的樣子也就越來越清楚。房子的風格、庭院的大小、忙碌的程度、甚至服務的內容、主客的談話內容、菜單的樣式都浮現在腦海中了。

真的想開民宿嗎?或者這樣問吧,Joe真的想和那些雜誌上所稱的「都市歸鄉潮」的上班族一樣決心經營一份鄉野生活嗎?我真的是適合鄉下的人嗎?我真的不喜歡都市的熱鬧和便利嗎?答案當然是模糊的,不然早就去了花蓮或台東,真正落實自己的民宿夢想了。只是,心中的那個聲音真的越來越清楚了。人生的目的不就是在自我實現,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嗎?

最近的幾次旅行,心中卻有一種不同的聲音漸漸出現。忘了是哪一部電影裡的台詞,意思大約是這樣的:「地球上和病毒最相像的生物就是人類的,同樣的不斷掠奪資源,消耗資源,終於導致宿主(生存環境)的破壞,然後終於滅亡。」今年初的大雪山之旅,我看蜿蜒山路上的車子是一輛輛的石化能源動力怪獸;造訪民宿時,我看那些建築和造景是挖禿了山坡再覆蓋上的面具;12月底到南橫攻百岳,我看到登山步道上的人們卻是一隻又一隻貪得無饜的蝗蟲,一週一處,榨乾每一個地方的美景資源。我怎麼了?我不知道。我相信這中間一定有一個大道理是我還沒想透徹的,也許當有一天當我看著眼前的山水不再是怒吼哀號的痛苦表情,當有一天我真的能夠感受到樹在跟我說話或者是聽到大地心跳的聲音,也許那時候就是成熟的時機了。

知道嗎?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爬山踏青時,經過身旁的樹木,我會多看上一眼,嘴角多一個微笑,手會忍不住拍拍樹幹像是和朋友打招呼,然後在心裡致上一句問候。我知道,距離自己「想要」的生活又近了一大步了。

青境花墅

地址:新竹縣關西鎮錦山里997-1

交通:國道三號==>3號省道==>竹118縣道35.3k

國道三號關西交流道下,往關西方向直走,穿過市區到底左轉,到底右轉(即接上竹118縣道),往馬武督統一渡假村方向上山,過渡假村不久即可抵達。

網址:http://family.emmm.tw/

創作者介紹

JOE愛玩~旅遊、美食、公益、生活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