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懶了一個禮拜,很久沒這樣整整一個禮拜沒po任何文章了。228剛過沒幾天,什麼音樂會,造勢活動都沒參加,新聞也爛的可以,228對於我終究還是一個模糊的政治名詞,有待自己更努力做功課。民進黨政府動不動提什麼"轉型正義"...卻聽得我一頭霧水。從Hemi Demi連結到普羅米修斯,閱讀到這一篇不會冗長大論,論點中立理性的一篇文章,對於"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有著清楚的說明。

228應該是台灣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個歷史事件,卻被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各取所需,各自解讀。很討厭看到電視上國民黨每一個推諉塞責,避重就輕的嘴臉:有責任,但不是主謀??是警民衝突,不是族群衝突??向全民道歉,卻不願意提供史料研究??...;卻同樣不喜歡綠色陣營的操弄與灑狗血。就更遑論媒體製作的228專輯(我只看了三立的一些片段),挑動情緒的背景音樂,誇張聳動的口白,非得搞得像是什麼驚悚悲悽歷史鉅作不可,這樣是撫平傷口嗎?這樣是理性反省嗎?反倒是受訪者對於228的闡述和論點,有些站在歷史置高點上來定義這個事件,來探尋事件給現在活著的人的意義,令人感佩。

"228"是什麼?歷史故事?時代悲劇?當權者的錯誤?還是政治工具??又或者228可以是一個觀念?一個同理心?一個正義的實現?一個真正還原,值得紀念,並且警惕著每一個從事政治公職者的一段深刻故事?其實我自己的週遭就有一個朋友,他家中長輩就是當年228受難者的家屬,且近年活躍奔走,平反228不遺餘力。這應該會是我親自認識228的一個開始。認識228,了解228,才能真正紀念228...

=====以下轉貼全文,文章出自普羅米修斯,閱讀原文出處請按這=====

轉型正義(這篇不無聊啦,一定要看喔~)

老實說,我應該要去睡覺了,因為連日來的壓力已經讓我有點厭煩這個世界;不過,基於我還沒有買到「帝寶豪宅」的原因,我決定繼續愛這個世界,也來認真的回答一些學生的問題。坦白說,我很不喜歡猜題(雖然我猜題向來神準),因為我覺得,即便猜題考上,進了研究所也會吃到無比的惡果;相信我,這絕對會比考不上還要痛不欲生。更何況,我要是真的這麼神,猜四題中四題,那我以後只要跟補習班要一堂課就好了,大家幹嘛上十七堂課的政治學啊?該不會有人跟我說,「上政治學就是為了要求知啊~」,好吧~或許有,不過,總之我是不可能猜對所有題目的;既然不可能,如果只念猜題的東西,就要有落榜的心理準備。

然而,我突然想到,我答應學生的一些事情還沒做。第一就是猜題(還是猜題,唉~);第二是薩依德的東方主義。不過,大家不要以為,念這兩個東西就好了,其實有一個觀念應該會考,比起上述兩個題型都要重要多了,就是:

「轉型正義」。

這年頭,大家只喜歡學時髦的名詞,卻都不太喜歡知道真正的定義。所以,連演唱會都可以跟「轉型正義」牽扯在一起。有時候我還是想小小的抱怨一下,我不知道聽搖滾演唱會跟二二八到底有什麼關係?好吧~我膚淺,我只想談談轉型正義在學理上的概念,還有,這件事情為什麼很重要。

所謂的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是指新興民主國家對過去政府錯誤暴行和不正義行為的彌補。這個概念通常包含了司法、歷史、行政、憲法、補償等面向。簡言之,即對過去的迫害者追究其罪行,對過去取得不當的利益予以追討。不過,在探討上述概念之時,也要注意四個面向,其中包括:「集體不正義」、「選擇性的審判」、「信賴保護原則」與「法治國原則中的正當程序原則」。

講完了,聽不懂對不對?上述概念,請考研究所的同學背起來,考試一定要照這樣寫。不過,不考研究所的同學請把上面的定義都忘記,我來提供白話文的解說。

現在執政者,喜歡提轉型正義,其實是很奇怪的,因為台灣應該已經不算是所謂的「新興民主國家」。如果從1987年解嚴開始起算,台灣已經歷經了將近二十年的民主化,實在不能算是新興民主國家;就算是從1996年李登輝總統當選第一任民選總統開始,也有十年的時間;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最狹義的政黨輪替開始,也已經有六年的光景;一般而言,民進黨已經有六年的時間進行轉型正義的工程,應該初步可以看出成果了。可是,我老是覺得轉型正義這概念,只會在二二八前後特別火紅,二二八結束後,轉型正義就結束了,台灣又繼續陷入老百姓厭惡的政客口水戰中,完全不會有將轉型正義落實的一天。

所以大家信不信,民進黨繼續執政二十年,如果按照目前的作法,二十年後,某總統還是會繼續說:「蔣介石就是元兇」;某主席還是會繼續說,「不是本黨的錯」,然後吵完以後,大家繼續相安無事,國家繼續停留原地。至於轉型正義?隨便啦~不信你去問問這些政客,剛剛貝克講的定義,他們懂不懂?他們一定會把你拉到旁邊去,然後神秘兮兮的說:

「我轉型當總統,你投票給我很正義啊~傻瓜~」

台灣為什麼需要轉型正義?因為台灣過去先有二二八事件的傷痕,中有白色恐怖的威脅,後有威權統治的傷害,一直到解嚴以後,台灣人才能正面的理解過去的歷史,因此,台灣需要討論「從威權轉為民主國家後,如何用現在的正義,弭平過去不正義的歷史傷痕。」這件事情,大家不要看做是清算,因為所有的民主轉型國家,都會遇到相同的問題。例如南非在過去,有嚴重的種族隔離與迫害事件,因此在第一位黑人總統曼德拉上台後,就成立了「真相和解委員會」,將過去所有的不公義案件逐步平反,並且給予賠償,最後則是公布真相。透過行政、立法與司法等措施,讓過去受到傷害的民眾得到救贖。然而,這樣的措施會有一些問題。

最大的問題,還來自於「集體不正義」的概念。我們舉個東德的例子給大家理解。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得主是「竊聽風暴」(the lives of others)。這部片其實相當值得台灣人民細細品嚐,因為與轉型正義有相當密切的關係。故事就是描述1984年的東德人民的生活。當年東德有一套人類歷史上空前的監控制度,主要由被譽為「黨的劍與盾」的國家情報局「斯塔西」(Stasi)所主導。這個單位不靠酷刑,但是以心理壓力就可以逼迫人出賣至親好友。當年希特勒的蓋世太保(也是特務的一種)只有三萬名秘密警察,但斯塔西全職人員就有九萬人,在全國一千六百萬人口中,線民更高達十七萬五千人,這數字當然相當驚人。換句話說,你身邊的好友、爸媽、兒女、夫妻,都有可能是線民,定期把你的所作所為向國家報告。

請問大家,如果一旦解除這些機密,你願不願意知道?你願不願意知道,當年你最親密的好友,曾經把你的話跟國民黨密告過?甚至,如果你就是當中的一員,又要如何自處?一旦真相公布,你要怎麼面對爸媽,當年你曾經在小學黑暗的教室中,向學校輔導室主任密告過爸媽的「不當言論」?

再深入一點討論好了。在東德政府垮台前夕,曾經有東柏林的民眾要跨越柏林圍牆,結果東德士兵依照命令,射殺越過圍牆的民眾。你覺得應不應該處以殺人罪?應該嗎?但是,當年這些士兵,都是依照國家法令射殺這些「暴民」,憑什麼在改朝換代之後,就否認這些士兵愛國的所作所為?這就是所謂的信賴保護原則。因為相信國家法律,所以按照法律的規定執行勤務,為何一眨眼間,通緝犯成為國家領導人,遵守法令的人變成罪犯?

統一後的德國政府,給了一個這樣模稜兩可的答案。這個士兵應該接受審判,但是給予緩刑的待遇,白話文一點說,就是你有罪,但是我不處罰你。請問,如果你是士兵的話,你服氣嗎?

當然,站在被害人的立場,也不能服氣,畢竟這是一條追求自由民主的生命啊~怎麼會斷送在一個獨裁者的劊子手之下呢?

這問題,需要深厚的法理學與法哲學基礎解答,我還在想,也沒辦法給讀者一個答案。我只是想透過這樣的案例告訴大家,轉型正義,沒有那麼簡單,三言兩語就可以一刀切,把什麼是對,什麼是錯,談得如此黑白分明。

我們就以二二八事件來說,台灣在這一點上,到底有沒有落實轉型正義的概念呢?很遺憾,兩黨都在打迷糊仗。

首先,「二二八補償條例」這部法律,本身就是個錯誤。「補償」與「賠償」有什麼不同?補償,就是雙方(政府與人民)都沒錯,但政府基於情理,以金額填補民眾的損失;但賠償,卻是政府認錯,基於政府一體性的理念,由現在的政府概括承受過去的錯誤,向人民道歉並且賠償,這才是正確的態度。然而,國民黨主控的立法院,到目前為止,從來不肯針對這部法律修正,連「賠償」都不願意承認,那麼,黨主席就算道歉一萬遍,受害人又如何會覺得有誠意呢?

其次,大家或許覺得討論「黨產」很無聊。然而,國民黨的黨產與黨營事業,卻是過去不公義的時代下,從國家巧取豪奪而來。如果國民黨主控的立法院,對於黨產條例的通過,如此扭捏,不願正面回應這個議題,老是把這個議題當作政治炒作,卻又老是對於民進黨的追擊無能力回應,黨主席就算說「交付信託」,又如何讓過去白色恐怖下的受害者覺得真心呢?就好比小偷從家裡偷走東西後,對失主說,「這東西你不要跟我計較了,因為我已經交付信託了。」這能真正交代得過去嗎?

其三,許多當時白色恐怖時代與二二八事變的資料,其實都在國民黨的黨史密檔中,然而,國民黨始終不願意交給國家公布整理,將真相公諸於世(當然,到底要不要公諸於世,這可以討論),這又如何能夠怪民進黨一旦到了選舉,就把二二八當作政治上的春藥,信口雌黃隨便抓個蔣介石來罵呢?

當然,民進黨的問題有沒有?這倒也不少。在過去六年來,民進黨從來沒有真心想過族群和解這件事情。讀者可能會想問為什麼?傻瓜~族群正是民進黨選舉的法寶啊~國民黨不願意正面懺悔,民進黨當然樂不可支,因為這正是百戰百勝的最後防線啊~許多民眾選擇民進黨,不見得是因為民進黨真的多好,而是因為國民黨太爛。民進黨如果真心要面對族群和解的議題,應該不要在選舉時,老是用「香港腳」、「中國黨」、「台灣人被欺負」、「外來政權統治台灣人」來博取基本教義派的好感。民進黨應該於政府中,成立「族群和解與真相委員會」,在各面向(包括行政、立法等)正面肯定過去絕大部分的外省族群,對於台灣這塊土地的貢獻,盡量少用挑釁的語氣翻歷史舊帳,展現恢弘的執政黨氣勢。特別是選舉的時候,民進黨並非要台灣人原諒過去,而是要台灣人不斷的回憶傷口,是極不可取的。都已經是執政黨了,民眾在2000年以及2004年,已經用選票給第一位民進黨籍總統還公道了;2008年與2012年,還是只能用「還公道」這個理由支持民進黨?那麼,乾脆制訂憲法,規定國民黨與外省人不能參政好了;

「成熟的人不問過去,聰明的人不問現在,豁達的人不問未來。」;

我們要問過去,因為我們成熟與豁達,但是對過去不能聰明;

我們要問現在,因為我們聰明,但是對現在不能豁達;

我們也要問未來,因為我們成熟與聰明,但是對未來同樣不能豁達。

這些事情,民進黨做了沒有?

轉型正義,不是靠音樂會,不是靠政客的口水。我們要真心的面對族群和解,也要從政治社會化做起,認真的思考,用二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建立台灣的族群和諧與國家認同,而不是用短線的方式,粗暴的摧毀民眾的共同記憶,否則,這樣的族群和解與轉型正義,不過就只是口號而已。

文章出處:普羅米修斯

創作者介紹

JOE愛玩~旅遊、美食、公益、生活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大毛
  • 你把蔣介石托出來鞭屍 也不能改變事實 你所謂的"正義"又是如何呢???
  • 您言重了...的確,把蔣介石拖出來鞭屍絲毫無法改變事實。但是如果照這樣的邏輯,那麼所有的犯罪者都不需要被司法審判定罪了,因為無論判刑甚至處死,那又能改變什麼事實呢??"正義"是什麼?在社會學,司法理論,哲學辨証...的專業領域應有很深入周延的探討。小弟才疏學淺,還真是無法回答您的問題。以我個人的知識,我認為"正義"是個人在社會中生存的重要依循根據。如果您的家中遭小偷了,您是否希望小偷能被繩之以法??如果您遭受惡徒暴力傷害了,您是否希望暴徒能夠繩之以法??...."繩之以法"也只不過是正義最基本的伸張。正義的伸張著重的是原則性與未來性,而非改變已發生的事實。"伸張正義"提供這個社會上的每一份子一個依循的標準。從每一個正義伸張的個案中,個人將學習到行為的依循法則,不能偷竊,不能對人施暴...,進而成就更合諧的社會秩序,這應該才是"伸張正義"更積極正面的意義,也是"伸張正義"與"報仇雪恨"不同之處吧?!當然,社會的整體價值規範需要全面性的提綱挈領的司法面,制度面,教育面,行政面...各方面的著手,而非單單著眼於"歷史事件的正義伸張",否則就失之偏頗了。如果我們用同理心,也許就可以比較理解228了。試想,您的鄰居豢養寵物造成環境髒亂,任意停車造成出入不便,甚至改建裝修,危及您住家安全。這些已發生的事實,您要如何原諒,寬恕您的鄰居??難道只需要告訴自己,找鄰居理論也無法改變事實,所以算了??還是需要大家彼此把事情說清楚,對錯分明,才能真正釋懷??寬恕原諒是建立在正義伸張的基礎之上,這是人性普遍的價值觀。更何況,紀念228並沒有人主張把蔣介石拖出來鞭屍或主張任何的報復....您的話,真的言重了....

    JOE愛玩 於 2007/03/05 15:15 回覆

  • 大毛
  • 正不正義我不知道
    但是忘記仇恨比較重要
    推薦228的另一個觀點 http://blog.xuite.net/blue.joe/joe/10392561
  • 是的...228絕對不應該拿來政治消費,不應該以過去的不幸拿來挑起群眾的盲目認同。228絕對不是藍營的致命傷,也不是綠營的神主牌。更精確的說,228是歷史事件,本來就不應該被歸類為藍綠或是任何政治正確。但是,抽離媒體的擅動和政治的口水,細看接受任何訪問的228受難家屬,似乎沒有看到報復或仇恨的心,很多人需要的只是"知道歷史真象",撫平自己惶恐了一輩子的心。他們沒有要指責誰或控訴誰,他們要的只是中性的歷史真相。
    "正不正義我不知道,但是忘記仇恨比較重要"這句話我們任何旁觀者都可以很輕鬆的來說。當大部分的平常人都會為了小小交通事故的對錯吵得面紅耳赤,為了細故親友吵架破壞感情....又要如何輕鬆的對這些家人莫名奇妙遭受殺害,一輩子噤若寒蟬的家屬跟他們說:"正不正義我不知道,但是忘記仇恨比較重要?"
    真的,一個甲子過去了,什麼仇恨早也就不知道該怎麼計較了。如果正義不重要,為什麼我們會跟其他人起爭吵??不就是爭個對錯嗎??如果正義不重要,那我們又從何安身立命,又何必循規蹈矩?正義伸張和復仇平反常常只有一線之隔,這是必須非常小心的。這也是上述文章中提到"轉型正義"的幾個原則問題。
    我們都不是當事人,憑什麼有資格要求受害者必須原諒,必須忘記??我們有什麼資格要求白冰冰女士原諒那個暴徒??我們有什麼資格要求那些父母親友被殺害的人原諒施暴者??這是同理心。但是,我們也不應該挑起仇恨,報復的心。歷史本來就應該是中性的。對於相關當事人,應該還給一個中性的紀錄,無論施暴或受害,不應該誇張也不應該隱匿。這是台灣民眾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如何用悲天憫人的同理心去安慰受難家屬的心;如何用公正理性的態度去評判加害者;更重要的是如何用寬廣聰慧的心,讓台灣的未來更美好。我們都在摸索,我們也都在學習....加油~~~

    JOE愛玩 於 2007/03/03 17:27 回覆

  • 訪客
  • 你的言論很好 借轉!!
    四年過去了
    很多人只是更覺得228沒意義
    甚至對新聞感到厭煩
    我很難過他們沒有同理心
    在受害者想要真相的新聞底下留言謾罵這些受害者
    政治和媒體的操作已經把人民變的不想關心這件事
    好像一提到這件事就變成藍綠的對決
    多希望有個人能夠出來點醒這些沉溺在藍綠對決而失去是非判斷的人
    那些政治人物也只是嘴上分藍綠 私底下交情甚好的多的是...
    都被操弄了...
  • 訪客
  • 謝謝您這篇文章讓我對轉型正義稍稍有些概念了
    繞了一圈,綠營執政依舊再利用228挑起族群分化踩傷口,藍營還是不願正面回應燦悔
    越來越多為反對而反對
    反而讓台灣的政治看起來像一群政治人物在玩家家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