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今天要自曝其短一下。

Joe雖不貪杯,但是也喜歡小酌。可是就像普遍人的印象,台灣人好此道者多,諳其妙者幾希矣。如果把愛喝酒的台灣民眾分成100等份,大概有99%只懂得「喝酒」而不懂得「品酒」;只懂得喝酒的大概又有一半是「拼酒」、「牛飲」一類的朋友。老實說,拼酒的氣氛真的很過癮,特別是酒過三巡,微醺而未滿溢之前,約莫有15~30分鐘(端看大家拼酒的速度),是特別high,特別融洽的。但是接下來,可就人間百態了。

有一種人是「死道友,不死貧道」,鼓起三吋不爛之舌,勸東家拼西家,待眾人發現,已經又多喝了好幾杯了。

有一種就孬了,跑廁所、裝瞌睡、找人擋這些都算了,終於舉起了杯子,本來話不多的這時候卻話題不斷,說到精采處,杯子又這麼給放下了。

有一種則是玉石俱焚型的,反正爛醉跟爛醉的100次方是等值的,喝過了一個量,突然像是整個人都暖開來了,乾杯、通關絕不囉嗦,只是等到杯盤狼藉的時候,通常也是這種人最難全身而退。

當然,有普通人就有會有大師的存在。這種人的消化系統似乎對酒精完全不吸收,就像金庸筆下段譽的六脈神劍,氣血運行一個小周天,就把酒精給排出體外了。大師不但千杯不醉,喝酒乾脆,而且有絕對的大師風範,決不囂張勸酒,但也絕不躲酒,最棒的是酒拳一流,還會幫同桌的女眾檔酒,真帥!借一句老子道德經的話:「曖曖內含光」,完全一代大俠的風範。

問我有沒有遇過大俠?看過金庸笑傲江湖的朋友就知道,小說裡有個武學大師叫做「裘千仞」。他有個弟弟,是一個完全不懂武功的冒牌大師「裘千丈」。我遇到的大概都是「類大師」之流的吧。畢竟,人是肉做的,哪有人喝酒不會醉的,是吧!

(那天品嚐的就是這支薄酒萊)

話扯遠了,Joe其實想說的是,Joe是一個算得上品酒知識貧血的傢伙。勉強懂得什麼是brandy,什麼是VSOP;分得出Scotch WhiskyBourbon Whisky;搞的懂什麼是才是生啤酒...這些常識就已經是我對酒類認識的全部了。就更遑論到底什麼是「香檳」?「紅酒」的種類、品牌...?而「薄酒萊」對Joe來說就更只是個一窩瘋流行的名詞。

周日台中之旅剛回台北,才下車工頭堅對我說,豬小草小孩週歲,再敦化南路的一家咖啡廳聚會,問我要不要一起過去?到了咖啡廳的地下室,才看到桌上擺著一瓶薄酒萊,和一瓶正冰鎮著的荔枝口味的啤酒。包括豬小草夫妻、阿西摩、法蘭、凱洛...等人都在。小孩的週歲倒成了眾人聚會的最佳藉口,我算是半個外人,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聽著大家聊天。

聽著大家的酒經,什麼307286的,Joe真的是鴨子聽雷!心裡面只能仔細回味剛剛在嘴中的薄酒萊的味道,淡淡的順口,想不到更多的形容詞了。Joe還是喜歡酒的醇厚。印象中喝過不知名的葡萄酒,顏色琥珀,醇烈的酒味,厚而不嗆,果香在一股淡淡的澀味中源源不絕從鼻子根部湧出。那是我很喜歡的一次飲酒經驗了。

要說到真的品酒,那我可就真的貽笑大方了。如果阿西摩、法蘭,幾位朋友有看到這篇文章,也別忘推薦幾款品酒入門的酒種,相約「將進酒」!

古來聖賢皆寂寞

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

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

徑須沽取對君酌


(我還真是拍得毫無主題和重點,完全一整個空景!)

創作者介紹

JOE愛玩~旅遊、美食、公益、生活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兒
  • 我覺得大家好像都是拼酒比較多,完全是用灌的
    和西方人不同,他們都會很強調酒的品味....這可能也是文化的不同的關係
    不過sa兒很少喝酒,所以對酒不是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