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引用自台灣地球日

當任何人聽說台北市長馬英九要拆台北市三級古蹟孔廟的圍牆時,不論是什麼黨派,什麼學派,什麼國籍的人,都會是一陣錯愕。

馬英九市長給人的印象是溫文儒雅,即使罵人,也很有修養的樣子,一般人很難想像這位進國民黨中央黨部見了國父遺像就要行三鞠躬禮的中國國民黨黨主席,竟會帶頭來拆台北市轄下孔廟的圍牆。雖然市府官員強辯:「孔廟圍牆不是主體」,這連三歲小孩都難以說服。這就像我拆了馬英九台北市政府的牆,然後說,我只是拆牆,沒有拆主體。或是說,某人去脫別人衣服,說我沒侵犯他。這和前司法院長城仲謨說,有人肚子痛,就要去汽車旅館借廁所,一樣缺乏常識與說服力,同樣的,這些市府官員必須為他們的失言,負政治責任,甚至付出政治生命。

拆掉孔廟圍牆的是馬英九主導,在九次所謂「大龍峒文化園區專案推動小組」會議中,從台北市政府的會議記錄顯示,身為「專案小組」主任委員的馬英九都是主持人,「專案小組」成員還包括了金溥聰、陳裕璋兩位副市長(副主任委員),還有11 位市府相關一級主管(秘書長、局長),再加上大同區長,這些都是「唯馬首是瞻」的公務員,再加上保安宮董事長廖武智,莊永明、辛晚教、李乾朗、馮正明、郭瓊瑩等學者專家,以及大通房地法律事務所董事長吳榮波。而且召開了三次景觀總顧問會議,還有由葉金川、金溥聰副市長主持的「研商北大同文化園區計劃內原蘭州派出所建築物拆除時程及孔廟圍牆是否拆除事宜會議」。

在這些會議中,除了第三次「景觀總顧問會議」中徐福全委員「放炮」:「不論從建築上的特色、禮制、治安與孔廟管理人方面考量,大部份委員是反對孔廟圍牆的拆除。」然而在歷次會議記錄中,反對拆牆的聲音非常寥落。

拆掉孔廟圍牆,再築新的矮牆,這在常識上,是一個非常不適當的行為,馬英九是法律博士,當然知道他的作為是違反文資法的,但他精心設計了這些委員會議,讓拆牆有了正當性,不論違反了多少文化資產保存法的法條,馬英九都讓這件事看起來法律面周延,套一句馬英九常講的「依法行政」,似乎是沒有瑕疵了。這些會議記錄證明了一個事實:馬英九是知法犯法,正如他知道這條馬路上會有警察抓超速,他設計把警察都支開,然後他可以飇所欲飇。為什麼馬英九要這麼做?

一位知情者一語道破:你要看這個都市更新案,如果孔廟、保安宮的圍牆被拆了,古蹟的邊界立刻會縮小,這會影響到多少周圍建物的容積率?(一下子圍牆內外都成了公共設施,周圍的容積率就可放寬,利益有多少,這根本不是都市更新,而是讓當地地主的地價因容積率放寬而水漲船高)

我們面對的是一個系統性的共犯結構,這可能沒有貪污行賄,但肯定有政策買票的動機與目的,否則馬英九不會那麼積極地主持九場更新專案小組會議,而且營造出各界支持的假象。還有一個問題,馬英九不是什麼有文化素養的人,拆個孔廟圍牆對他而言,比拆居民違建還簡單,反正都是市政府的財產,算不了什麼大事,至於文化資產保存法,可以用行政手段來克服。

但是別忘了,對於一個公民社會而言,任何一個突兀的決策施政,立刻就會被一些民間團體提出來討論,這正如北投纜車事件,原來圖窮匕現,是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內蓋180間的旅館。這被許多社區、文史、環保團體揪出來,最後還是官員涉嫌貪污圖利。

馬英九當然不會沾鍋,但是「清廉」就可以治國嗎?回顧歷史,許多昏君酷史,他們都是非常清廉的,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不拿錢,很不容易,所以千萬人吾往矣,往往最嚴重的歷史錯誤就是這樣造成的,清官可能比貪官更剛愎自用,領導人、官員的才能和清廉度並沒有絕對或相對的關係,但今天大家提到馬英九,就是「清廉」二字,台北市、國民黨在馬英九的領導下,有何具體改進?大家都會比較懷念前任的國民黨市長黃大洲。黃前市長在眾多的黨內外壓力干擾下,完成了中華商場拆除,捷運、大安森林公園等工作。如大安森林公園,從運動公園變成森林公園,這樣的政策轉變,現在過了快20年,更讓人懷念老國民黨的一些官僚還比較有常識、通情達理。

一位台大法律系畢業的律師朋友指出,台灣的法律教育是非常有問題的,因為只注重法律的技術面,而對社會、文化、道德等方面的素養就不太被重視。放眼當下,除了馬英九,陳水扁、呂秀蓮、蘇貞昌、謝長廷等黨政領導人,都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他們都有一些類似的法律人人格特質,能言善道,得理不饒人,懂法律也知道如何迴避法律約束與風險。台灣在這十年來在這些有律師特質的人領導下,出了很多前所未有的風波。別忘了律師行業的特質是「有爭議才有生意」,台灣就爭議不斷了。台灣在這群優秀律師的帶領下,修憲、法制化的結果,讓老百姓更昏頭轉向;律師的好壞是勝訴與敗訴的比率,律師並不負責讓當事人過更好的日子,或生意做得更好。

當我們看到馬團隊的「清廉執政」或「清廉保台」的號召,固然可以和陳水扁總統家族現在的風波對照,卻沒有給我們一個清楚的出路。馬英九夠清廉了,但是在他任內把好幾個夜市都給治死了,包括台北人共同記憶的「圓環」,最近的羅斯福路公車專用道的亂象,到拆孔廟圍牆的都市更新,在在顯示馬團隊的無能與寡頭決策模式的可怕。

過去歷任台北市長,我們還可以記得誰是工務局長、教育局長、建設局長等,現在做一個民意調查,恐怕沒幾個台北市民能記住誰是那些重要局處的首長,因為馬市長才是媒體的焦點,大家都在為馬市長搭舞台。同樣的事,也發生在國民黨,我曾問過國民黨智庫,和馬主席的互動如何?幾乎是零。馬主席只相信自己和自己的人。

從拆孔廟牆事件看來,這是典型的馬氏領導,老板和他信任的人有了結論,其他的人就把這事情圓起來,這不是馬英九被矇蔽了,而是馬英九的意志與形象矇蔽了大家,讓大家在他的指揮棒下起舞,拆的不只是孔廟的圍牆,而是文化資產保存法與文化最後一道防線。而他身邊的人卻起不了作用。

在大陸有數百個孔廟,1966-1976年十年文化大革命中,受到空前的浩劫,因為毛澤東提出了「批孔揚秦」、「打倒孔家店」,到後來批鬥林彪時的「批孔批林」。那時周恩來還是指派軍隊,保住了一些孔廟。在這麼大的一個錯誤決策系統中,有周恩來這樣的人,馬英九身旁有這樣的人嗎?

孔子若地下有知,這兩千年來一下被罵殺,一下被捧殺,搞了好幾輪,他一定還是想乘桴出海;對馬英九這位自認是繼承中華文化正統的傳人,再加上配合他的台北市官僚與學者們,想把大龍峒和孔廟結合成「孔」「龍」草體字的logo(辛晚教委員2005年11月8日景觀總顧問整合會議提案),還要附近哈密街與大龍街配合更名,這樣的「捧殺」比紅衛兵的塗鴉更有諷刺性。畢竟大家都知道紅衛兵當年是錯的,現在大陸中國人還更尊重孔子、孔廟,多少還有些補償心態,而現在台北市政府的作為,孔子廟成了猴把戲的猴子(市政府在孔廟大龍街和庫倫街交叉口上,就放了四隻石刻猴子,亦有人說是日本貍貓)。

我也請教了一些「深綠」強烈本土意識且反馬的台灣文化界朋友,對此拆牆事件的看法,他們只覺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委婉的說,即使他們努力想要「去中國化」,但是還不敢去動孔廟,雖然孔子是外省人,也還不敢大不諱地叫孔子滾回大陸,而馬英九做得比他們還「衝」,讓人說不出話來,即使想打馬,也說不出什麼話。這位朋友只說,這是台灣人的孔廟,還是要保護的,不應該去拆牆,若要都市更新,還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看來我們要把這件事告訴中國的文物局、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全世界各地的孔廟、儒學機構,可以請大家來評評理吧。

創作者介紹

JOE愛玩~旅遊、美食、公益、生活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