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了一個還我偵查不公開的部落格,還貼的該部落格提供的貼紙。

雖然沒空,也要先從該部落格引用一篇文章,來讓大家認識一下,到底什麼是偵查不公開,那到底未什麼會有這樣的部落格出現??

====以下全文引用====

公開「偵查不公開」原則 - 媒體報導不是檢警的辦案業績!

馬在勤律師_民間司改會常務執行委員 / 司改雜誌第062期

日期:2006/6/25

「偵查不公開原則」一詞,雖是法律用語,規定在刑事訴訟法第245條,非但法律人了解字面之意義,一般普羅大眾亦耳熟能詳,甚至朗朗上口。但如仔細認真研究「偵查不公開原則」所代表之真實內涵,與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會造成何種效果,身為法律人都不見得說得清楚講得明白,遑論一般民眾只是一知半解的印象。為什麼區區5個字,但是卻非常重要的一個刑事案件偵查程序應遵守原則,竟落得無人重視的下場,個人認為有下列幾點因素:


遭受侵害的對象均為極度弱勢族群:

偵查不公開原則,是用以規範擁有強大公權力之檢察官、警察、調查局人員(下稱檢警調),其目的不外是確保偵查程序順利進行,以及保障人權。如偵查案件過程所獲得之資料(人證及物證)或偵辦進度遭不當洩漏,極可能導致偵查發生障礙(如共犯串證、逃亡、湮滅證據等情事),並極可能侵害刑事案件中被害人、被告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之名譽、或其之隱私遭成莫大困擾。

前者,檢警調為本身績效之追求均能自動遵守(如果因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而案件偵查陷入膠著或破不了案,也是自食惡果)無須他人監督;但後者檢警調似乎沒人在乎。筆者認為,其主因為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之受害者,不外三種人:被告、被害人及其他利害關係人。被告在刑案偵查中本來就處於極度弱勢,偵查過程中被告能否為自己或聘請律師為自己所涉案件提出辯護已力有未逮,哪有心力管檢警調是否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侵害自身人權呢?至於被害人,本來已經是求助無門的刑事案件受害人,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檢警調,對於檢警調的指導莫不奉為聖旨,深怕配合度不高會影響案件的進行。

當檢警調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侵害被害人人權時,被害人基於投鼠忌器之心態,也只能啞巴吃黃蓮不願追究;至於利害關係人(大多數為證人身分),基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排斥作證之傳統心態,以及利害關係人隨時可能轉變為被告身分之顧慮,檢警調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侵害利害關係人之人權時,也只能逆來順受。承上所述,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而侵害人權的對象,均為極度弱勢的族群。毫無反抗、監督的能力,檢警調因缺乏強而有利的監督,屢屢違反已不足為奇。然而,翻開所有的相關文件,因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而遭處分的案例屈指可數。而處分有多重呢?頂多一支申誡,沒什麼大不了。

檢警+媒體=共犯結構利益團體

檢警調無視偵查不公開原則之行為,除了被害者為弱勢族群無反抗能力外,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的另一主因,為背後挾藏一共犯結構利益關係,藉由不當洩漏偵查資料,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而獲取自身利益。此共犯結構由檢警調及媒體工作者所組成。檢警調辦理刑事案件背後除背負著績效壓力外,更希望於辦案過程中求取「受矚目」的表現,正因表現受到極大矚目,所屬上級長官便獲得讚美接下來接獲到關愛的眼神便水到渠成。如何達成「受矚目」的目的使得上級長官易於發現,當然得藉由新聞媒體的報導「搏版面」才能達成此一目的。

另一方面,現今台灣媒體生態競爭激烈,八卦、血腥、獨家消息成為媒體最之最高指導原則,而偵查中之刑事案件正可滿足媒體與一般閱聽人之八卦窺秘或嗜血胃口,如能獲得任何獨家消息,加以報導收視率、銷售量攀高必定能獲得主管的青睞。有了如此上下游的食物鏈,各取所需、互蒙其利自然是樂此不疲。至於人權保障,對檢警調或媒體而言,倒不是重點了。

民間司改會長期以來,持續關注偵查不公開原則屢遭違反而危害人權之嚴重性。處於弱勢的被告、被害人及利害關係人需要人權團體關懷。司改會長期以來均有指派專人監看平面及電子媒體,如發現有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而侵害人權之情形立即側錄或剪報蒐集相關事證,再定期發函高等法院檢察署、內政部警政署,請其改進並要求懲處失職人員,惟成效並不明顯,高檢署、警政署多次回函均以含糊之用語回應,認其作為並無不當之處。

更令人不解的是,民間司改會曾就朱木炎受詐騙集團詐欺、恐嚇案件,媒體公然播放朱木炎與詐騙集團份子雪兒間之對話錄音外洩一事提出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之質疑,內政部警政署竟回函稱該錄音帶外洩予媒體係經過被害人同意。筆者不禁想反問:有求於警方的被害人,有不同意警方不當作為的「能力」嗎?被害人真的知悉其有「權利」拒絕公開嗎?。

媒體報導當成辦案業績?

據筆者觀察,檢警調認為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侵害的法益為人格權,相較於其自身利益之獲得,實在沒什麼大不了。況且被害人都沒意見,民間司改會為何沒事找事幹?

正因主事者如此輕忽的心態,導致南迴鐵路破壞案因洩漏偵查資料,導致李雙全自殺,外界撻伐聲不斷湧入,這才震驚檢警調,發現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也會出人命。無視於人權團體監督質疑在先,俟發生無可挽回之錯誤時立即推諉責任在後,如此官僚心態,簡直麻木不仁。

筆者更曾經親身經歷過某刑事警察單位主管每月定期舉行社會矚目案件評比,要求所轄各單位提出媒體報導該單位所承辦案件相關資料,依據報導數量作為獎勵依據,此舉無異變相鼓勵警方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與媒體套交情而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將侵害人權之行為當作自己利益之的墊腳石。這樣的戲碼不停上演,似乎永不停歇,令人寒心。

為要真正達成檢警調嚴格遵守偵查不公開原則,除了必須公開呼籲,要求檢警調及媒體謹記李雙全案所給予之教訓嚴格自律外,亦應強化被告、被害人及利害關係人監督能力,使其勇於積極對於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而侵害人權的檢警調及媒體提出刑、民事訴訟,以法律責任落實該原則執行。同時,民間司改會等司法、人權團體亦應責無旁貸繼續的扮演監督的角色,並協助因檢警調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或媒體不實惡意報導而人權受侵害的被害人,依法提出相關法律訴訟!

本文引用自http://blog.yam.com/themis2006/archives/1989721.html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nicky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訪客
  • 協會就是依據監察院100年2月17日院台財字第10022300750號函中:監察院附檢不准覆查書由書中,第3條寫的:依據監察法施行細則第33條第1款,才提出102、103年新證據,於103年10月20日向貴院對行政院農委會及衛生署提出失職瀆職彈劾。

    請看監察院公文http://shenju806.pixnet.net/blog/post/255213223

    但監察院,卻是以續訴書狀無新事證者,為行政院農委會及衛生署脫罪,如此公然放縱、包庇、吃案

    壹、根據監察法第八、十二條監察法施行細則第33條第1款

    一、第八條:彈劾案提議後,在未經審查決定前,原提案委員得以書面補充事實。

    彈劾案向懲戒機關提出後於同一案件,如發現新證據,經審查後,應送懲戒機關併案辦理。

    二、第十二條:左列人民書狀應為不予調查之處理。如被訴人有瀆職或重大違法失職嫌疑需要即予調查,仍應調查。

    三、監察法施行細則第33條第1款:原訴人或利害關係人申請覆查,以有左列情事之一者為限:一、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足以推翻或動搖原調查認定之事實

    貳、因此,協會依據監察法第八條及第十二條及監察法施行細則第33條第1款,於103年10月20日提出『1、行政院農委會102年5月31日,農牧字第1020216288號、102年12月5日行政院衛生署署長信箱 -回復-[案件編號:20121203-9096]、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103年2月7日﹝FDA﹞食字第1030003977號函、2014年4月1日衛生福利部部長信箱-回復-[案件編號:20140319-0064]、103年4月1日工研量字第1030004507號函、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103年3月19日﹝FDA﹞食字第1036008439號函:

    行政院農委會102年12月16日農牧字第1020239432號函』等新證據,向監察院對對行政院農委會及行政院衛生署提出糾正,並對行政院農委會前主委范振宗等16人提出失職瀆職失職彈劾案。

    参、103年11月14日監察院院台財字第1030705538號函,正本文交由行政院,但行政院卻未以行政監督單位自己調查,卻將此案交由行政院農委會調查回覆。

    肆、行政院農委會調查回覆於103年11月28日農牧字第1030240819號函:貴會致監察院函有關93年2月美商瑪氏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原美商艾汾股份有限公司﹞生產之寶路寵物食品,疑含T2毒素,致狗隻集團死亡案,業轉交本會辦理,復如說明,請查照。

    但內容與公文實際完全不符合,顯然,違反監察院辦理調查案件注意事項『委託各機關調查之案件,如受託機關有查復不實,或有故意拖延與【其他不法情事】,經本院調查屬實者,對該主管長官得依監察法第六條或第十九條規定提案糾彈,如涉及刑事者,並應依監察法第十五條規定移送司法或軍法機關偵辦。』

    伍、103年12月4日協會向監察院對檢舉行政院院長江宜樺與行政院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及畜牧處技士陳志成等,違反監察院辦理調查案件注意事項:第十八條:『糾彈行政院院長江宜樺與行政院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及畜牧處技士陳志成』提出糾彈。

    陸、104年1月8日監察院院台財字第1042231101號函,針對寶路毒飼料,罐頭,檢舉農委會及衛福部瀆職一案監察院回覆如下:

    主旨:台端續訴:有關寵物飼料非屬現行『飼料管理法』規範之貨品,按93年間爆發寶路飼料事件,致狗隻集體死亡案……….並糾彈相關人員乙案,檢附審核意見,請查照。

    說明:依台端10.3年12月4日續訴函,提經104年1月7日財政及經濟委員會第5屆第8次會議決議辦理。

    柒、但監察院這封函信後面之審核意見卻是:

    一、台端一再關切狗貓食品與飼主安全事件之精神:為至感佩;按93年間爆發寶路飼料事件,致狗隻集體死亡,業經本院立案調查並提案糾正行政院農委會及函請行政院衛生署檢討改善,且函復貴協會在案。

    二、又貴協會於100年1月20日再就申請覆查,本院業已於100年2月17日檢附不准覆查理由書婉復在案。

    三、依據監察院收受人民書狀及處理辦法第十三條第四款、「陳訴之案件業經函復,而續訴書狀無新事證者」不予函復,爰台端嗣後倘再就本案有所續訴,本院均將依上開規定予以併案存查,不再另行函復。

    【也就是監察院不再調查審理此案】

    請看監察院公文http://shenju806.pixnet.net/blog/post/255210211


    捌、但事實上,協會是依據貴院100年2月17日院台財字第10022300750號函中:監察院附檢不准覆查理由書中,第3條寫的:依據監察法施行細則第33條第1款,提出102、103年行政院農委會及衛福部與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等的新證據,於103年10月20日向監察院檢舉行政院農委會及衛生署失職瀆職﹝彈劾﹞的。

    更何況!監察院全球資訊網『監察院職權』調查:15386『監察院行使彈劾權、糾舉權及提出糾正案,係以公務人員或行政機關之工作及設施有違法失職情事為前提,而公務人員及行政措施是否違法失職,皆須以具體之事實為依據。為明瞭事實真相,乃有調查之必要。』

    而如今! 令協會非常不能理解的是貴院為何 ? 又依104年1月8日院台財字第1042230010號函中:審核意見中的第3點、依據監察院收受人民書狀及處理辦法第十三條第四款規定「陳訴人之案件業經函復,而續訴書狀無新事證者」不予函復 ; 爰台端嗣後倘再就本案有所續述,本院均將依上開規定予以併案存查,不再另行函覆。

    為什麼?一樣都是貴院自己所發公文,監察委員卻不依據【監察法施行細則第33條第1款辦理】,難道,監察委員還認為自己所出的公文,『就是聖旨,可以朝令夕改』,不用遵守國家所付予監察法相關的法條?

    難道,身為國家最高監察機關的監察院,再辦理人民陳情案件時,都是這樣隨心所欲,用不公平、不公正的方式來處理案件?

    如此,公然袒護縱容瀆職違法的官員們,不能以身作則,卻還繼續座領高薪,豈不是白白浪費納稅人的錢嗎 ?

    如委員們還知何謂以身作則,何謂職業道德與良知,請秉持客觀公正的立場,針對協會提出行政院農委會及衛生署瀆職、失職事實依法辦理。



  • shenju806
  • 協會於104年3月9日對寶路公司提出刑事再議告訴後,於104年3月23日再度對寶路公司提出刑事再議告訴,協會身為受害飼主此種作法,實逼於無奈,協會完全是遵照主管機關行政院農委會公函的意思,於104年2月13日寄存證信函,願與美商瑪氏和解,但至今未收到美商瑪氏任何回應,顯然,美商瑪氏是不願和解,因為該公司始終認為,協會如再度對寶路公司提出刑事再議告訴,台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的檢察官們也一定會有默契的配合,同樣會以七大爛招,為該公司開脫其罪,顯然,此案必有檢察官與廠商官商勾結的弊端,請監察院詳加查明。

    說 明:
    一、協會於104年3月9日對美商瑪氏﹝寶路﹞提出刑事再議告訴後,將於104年3月23日再度對寶路公司提出刑事再議告訴,協會身為受害飼主此種作法,實逼於無奈,協會完全是遵照主管機關行政院農委會103年7月18日農牧字第1030224334號函:【有關寵物食品未經政府檢驗即公開販售一節,經查93年國內爆發寵物食品犬貓腎衰竭事件之前,國內尚無寵物食品管理規範,亦無特定主管機關,惟依據「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規定略以:從事設計、生產、製造商品之企業經營者,於提供商品流通進入市場時,應確保商品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企業經營者違反前二項規定,致生損害於消費者或第三人時,應負連帶賠償責任】之意思,並於104年2月13日寄存證信函,但至今已一個多月,協會仍未收到美商瑪氏任何回應,顯然,美商瑪氏是不願和解。

    二、協會並非刁民,協會與受害飼主,在93年就是太相信政府的把關及廠商的不實廣告而花錢購買美商瑪氏寵物食品,請問? 受害飼主有錯嗎? 如今發生寵物與飼主中毒,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該公司所出產寶路寵物食品含有劇毒,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吧?
    協會與受害飼主,是否,可以用司法途徑來處理此事!所以協會於104年2月13日曾向被告美商瑪氏股份有限公司,主動示出善意寄出存證信函,但至今未見被告有任何之回覆,那就表示被告完全不想讓此事件,有一個完美的落幕!協會實在是迫於無奈,只好再次依法提出告訴。

    三、因為台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的檢察官們,已經不是第一次為美商瑪氏﹝寶路﹞包庇、吃案及無罪開脫,所以該公司始終認為,如協會再度對寶路公司提出刑事再議告訴,台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們也一定會有默契的配合,同樣以七大爛招,為該公司無罪開脫,顯然,此案必有檢察官與廠商官商勾結的弊端,請監察院詳加查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