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轉貼自救援弱勢生命聯盟的文章。一個不辭辛勞的志工竟然被防疫所的課長污衊而且還提告訴,真的很可惡!!!

==以下全文轉貼==

收容所堅持告我偷貓事件
九月一號早上 我接到電話說安樂死前的保定人手不夠
我馬上跟我室友一起上山幫忙

九點左右到達時 我們先把包包放進安樂作業區旁的棄養區
這時剛好有一位民眾正在辦理手續 承辦人是林醫師
林醫師看到我們這些常帶貓出去中途的義工 就說"這是今天剛來的 你們趕快帶出去中途" 這時除了我跟室友 原飼主也在場
我聽到原飼主交代貓咪生病了 請園區餵藥之類的
後來我就請林醫師先不要放進隔離區 我們會帶出來中途
我想像這種生病體弱的貓 一但進隔離區 不知道活的成嗎
不用說餵藥了 搞不好連東西都沒得吃

我還記得上禮拜六開會時 技正說本來就要安樂死的可以不用餵

那天預定要安樂四十隻狗狗 裡面有一半以上是健康的
好幾隻狗狗已為終於可以散步了 有好東西吃了 就很開心
隨著天氣愈來愈熱 我們的心情也愈來愈凝重
後來有人被咬 有人中暑 大家都曬傷了

我帶著一隻聰明會側邊隨行的狗狗散步時 遇到想領養貓的民眾
我告訴他們要領養要快 這邊是會安樂死的 我蹓的這隻狗狗就是
他們問為什麼要安樂死 我說每天都有人棄養動物 收容數飽和
他們說貓屋看起來貓不多啊 我說因為會先進隔離區
有些生病體弱的就會先死掉 存活下來的才能進貓屋
像今天有一隻剛被棄養的貓咪也是生病
如果不帶出來治療可能也稱不過隔離的天數吧
看得出來他們也是愛動物的人 有一位從我說安樂開始就掉淚了
所以我留了電話給他們 也許他們願意領養我們中途的貓咪
接下來就是愈來愈無力的保定 尤其是在安樂數隻算健康的狗之後
到尾聲才被抬出一隻 沿路滴血 厭厭一息的狗

我們當然很不能接受 但所方的說法是 有時間跟收容量的限制
所以剛進園區不到七天的狗 即便狀況比那些較健康的狗差
仍會先安樂較健康 已超過隔離期的狗
所以那些健康的 聰明的 可愛的狗狗就先被安樂了
那些還沒過隔離期的生病的厭厭一息的狗 就等自然死或之後安樂

差別只在早晚要死 自然死或安樂死

保定作業結束 我們先回貓屋休息 順便餵貓
這時我接到民眾的電話 說想看看今天被棄養的貓咪
我說可以阿 就等他們再次上山
這時可能是午休吧 園區看不到半個員工跟獸醫
(後來才知道他們是在開會)
我就先去帶貓 那時看到貓咪狀況很差 有嘔吐或拉肚子
我嚇得趕快帶到貓屋 民眾一看也很緊張說趕快帶去看醫生
因為之前林醫師已經知道我要帶出來中途
之前也好幾次遇到需要急難救助的 虛弱 生病 要餵奶的動物
醫師允許我們先帶出治療 之後義工在回來辦手續的情形
我就說那你們先帶去全國中科看醫生 再回來補辦手續好了

於是他們先帶貓下山治療
我們在餵完貓之後打電話詢問也確定他們在全國中科治療
下山時開始下大雨 我們全身淋濕 所以先回家換衣服
大家都很累很累了 連早餐都沒吃就上山 累到連午餐也沒力氣吃

然後就接到園區的電話 說原飼主回去找貓 貓不見了
在我解釋貓咪去向及帶出原因之後 也打電話跟原飼主解釋
原飼主也諒解了

但所方卻一直打電話給我 說我偷貓 叫我馬上帶貓回去

我說明貓咪正在看醫生無法馬上回去 他卻態度強硬的說
他們監視器有拍到是我帶貓出去的 已經報案了 要告我偷貓
叫我馬上帶貓回去
貓咪本來是要住院觀察的 外面也還下著雨

所方卻一直重複著要告我 馬上帶貓回去 已經報案了 我偷貓

我嚇死了 民眾也嚇死了 因為所方也打電話給他們
後來叫他們把貓直接帶到警察局
一進警局甚至要上手銬 叫他們抱貓拍照
三個小女生嚇呆了 非常害怕
我跟他們說律師來之前什麼都別做 但聽說他們還是一直被問問題
我找了好久終於找到有空的律師 律師先打電話請認識的警察幫忙
我們馬上趕過去 請警方等一等 對他們好一點

馬上就接到對方的電話 請我們不要急 安全為重

我跟律師到警局時 已經六點了
我們跟警方解釋後 警方認為只是內部行政作業缺失
所以民眾可以先行離開沒關係 但周課長卻堅持要告竊盜
我跟周課長解釋我們只是帶貓去看醫生 之前也常這樣
我們再補辦手續就好了 但他仍堅持提告
我們只得留下做筆錄至快十一點

周課長做完筆錄後 我仍試圖跟他解釋
沒想到他卻突然說 "你是不是有在錄音? 要故意套我話?"
還問我的律師 "他這樣合法嗎?"
我跟他澄清我沒有錄音 他仍不相信
我想跟他繼續解釋 他卻說他下班了 可以回去了嗎?

突然又冒出一句 "終於逮到你們了吧!!"

我跟律師都有聽到 相信在場的警察先生也有聽到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這就是他堅持要告我偷貓的原因嗎?

因為希望能殺雞儆猴把義工趕出園區??

而在周課長備案的當天晚上 就有所方人員在站上說我[闖空門]
然後甚至在官方網站上公告說我[偷竊]

我真的覺得很不堪 我帶出園區中途的貓咪有十九隻
我去偷一隻生病的貓幹麻?
每隻從園區出來的貓光是治療 至少都要花幾千元
我沒事找事做嗎?

我們從沒遭受這樣的對待 從沒被告過 沒進警察局作筆錄過
我真的很害怕 從那天開始我就無法進食 勉強吃ㄧ點就想吐
只能喝水跟果汁
我心臟本來就有病 當天下午也差點發作 只好吃藥控制
晚上也睡不著 所方一直要告我 家人又不諒解
我的存款拿去付律師費還不夠 還是借錢去付的

我做了什麼得到這樣的回報?

我從每週上去打掃 餵貓 帶貓出來中途
到最近被丟很多隻奶貓 帶四窩出來餵奶後
發現收容所的奶貓還很多 一直有人丟棄
我只好一直上去餵奶 打掃環境
這樣我錯了嗎??
所方要安樂死 我馬上去幫忙保定 這樣我錯了嗎?

為什麼本來常有的緊急救助帶出中途 再回去補辦手續的慣例
在所方開完會議之後 就變成是我偷貓??

我真的很難過 為了那些動物不要被欺負 我一直避免跟所方衝突
得到的卻是所方堅持要告我偷貓......
我真的好累好累 好傷心好憤怒
所方甚至在事情還沒有定案時 就公開說我竊盜
如果大家誤會 誰來還我清白?? 難道要我以死明志??
----------------
芬達貓
(閱讀原文,原文有很多回應,可以更清楚事情的樣貌...)
 
 
創作者介紹

JOE愛玩~旅遊、美食、公益、生活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UCY
  • 這真的很令人難過ㄝ......為什ㄇ要讓這些動物們安樂死...太過份
    真正用心的好人....卻要受到這種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