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讀了許多網友的時事文章及相繼發起的運動,包括:反對惡質媒體、支持妓權、王建民拒訪事件、施明德倒扁,無論是在文章論述中,或是在引用的報導裡,我看到了兩件事情:一是惡質媒體的醜陋且不要臉!令人非常氣憤!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公民力量的展現!

先來說說惡質的媒體,許多網站多有論述,本文最下方亦有幾個延伸閱讀連結,就不作贅述。想表達的是那種心中的氣結和無力。原本以為貼上反對惡質媒體的貼紙,設好連結,也就算是完成我的表態,但是兩天下來,每每看到自己貼上的連結貼紙,以及點進去看到的每一篇文章,都令自己的心情無法平復,想要多做些什麼,盡自己的一份力量,希望發揮蝴蝶效應,真正用公民的力量,一起撥亂反正!

引用龜趣來嘻文章的一段話(為了完整表現作者的文意,前文已推薦該篇文章):......TVBS藍嗎?笑話!TVBS一點都不藍,他們在乎的只是市場區隔,他們的面具寫著客觀中立、他們的皮膚刺著泛藍、但是他們的骨頭刻著「我愛錢」;三立綠嗎?放屁!三立一點都不綠,他們在乎的只是廣告收益,他們的連續劇跟政論節目用台語、他們的老闆過去做的是餐廳秀錄影帶、現在播的是5566連續劇,這樣就綠了嗎?......

真正的藍,早就死去,真正的綠,早被放棄,媒體沒有藍綠,藍綠是用來區隔市場的,目的是為了在這個收視率從小數點後三位開始計較的血腥戰場中搏得一點基本盤。

TVBS何曾親中?他們何時關心過共產政權下被箝制言論自由的中國人民?他們何時關心過陳光誠、何時關心過吳皓、何時關心過師濤、何時關心過唯色??

三立何曾愛台?他們何時站出來指責周錫瑋打算強制拆遷樂生療養院、他們何時在乎過雲林縣岌岌可危的環境污染、他們何時在乎過自家連續劇的劣質台語污名化了台灣人的形象?

藍綠都是我們才能用的顏色,媒體跟政客能用的顏色只有「髒」!

是呀,在這樣濫情、激化、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氛圍中,就算有節風亮骨的媒體工作者,恐怕也只能「有所不為」而獨善其身,對媒體大環境也只能徒呼負負,卻無力改變。就更遑論大多數「腦殘」記者,非但無知,還毫無學習和自省的能力,以「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大旗,裝可憐的說著「工作之不得不然」,鋪天蓋地的觸動你我的負面觀感神經!

這一切的一切實在無法用一個貼紙就能撫慰自己忍受已久的憤怒!於是這股能量轉化成鍵盤下打出來的「理性的公民力量」,如此斗大的標題!

我卻被自己下的標題一棒打傻!「理性」、「公民」、「力量」,每個詞句都有等身的前人鉅著需要被閱讀,也能論述成自成一格的萬言論文。從柏拉圖到蘇格拉底的公民政治思想;從文藝復興到啟蒙時代;從盧梭的民約論到…..(唉,真的讀書不多)已久沒閱讀的莽夫在下,實在無法下筆。

說的偉大虛無飄渺一點,自遠古人猿有社會行為開始,人類對於公民社會的實驗從未間斷,或是流血衝突磨刀霍霍,或是紙上談兵論述等身,身在這思想科技高度發展,資訊傳遞無間斷的時代的我,如何看待我所安身立命的台灣?看著膚淺妄為的政客和媒體,民眾卻被教育、被激化、被催眠成簡單的刺激反應的「殘腦動物」。筆者先前為文「什麼樣的公民成就什麼樣的國家」,其實也只是在朋友部落格的回應筆戰,但其目的真的是希望朋友們能善用這股「公民力量」,而非變質成「暴民主義」。

無論是虐貓事件、樂生事件、公娼事件,乃至王建民的聲援,我都看到了這股「公民力量」的偉大。然則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公民力量」所為者稍稍不慎,卻可能成為無人能擋的洪水猛獸,若不幸果真如此,那麼台灣版的紅衛兵「人民革命」恐怕也不遠了!

力量的展現相對應的應該就是責任的承擔,「公民力量」絕對不能只是視作「個人意志」的自由表達,當我們亟呼宣傳某種思想、某種運動的時候,我們就背負著比發表個人意見更沉重的責任。很慶幸的看到,在上述事件的運動者表現中,發現著珍貴的理性和包容。民主的可貴在於有肚量容納異己的聲音,宣揚理念絕對不等同於誅伐異己。以虐貓事件中部份網友以公佈他人住址、堵人守候,甚至騷擾恐嚇、出手打人,個人深深以為不可,這樣我們的公民運動陷入無理為據的矛盾境地。

前進吧!展現我們的公民力量給那些膚淺的政客和醜陋的媒體看看,台灣也可以擁有美麗的公民社會!這不是矯情,也不是偽善。我所提的公民社會並非「烏托邦」或是菁英社會,而是展現包容、理性,有善有惡,七彩光譜備齊,而非只是黑與白、籃與綠,不是你死我活,不是對立衝突!

還是以伏爾泰的名言作為這篇言之無物的文章結尾:

~我不贊成你的意見,但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力。~

 

延伸閱讀:

拒絕惡質媒體算我ㄧ份

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創作者介紹

JOE愛玩~旅遊、美食、公益、生活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Jane  ܀▪▫
  • 哇~
    說的還真有道理捏~
    真是厲害唷~

    (請別在自己的版版直接回覆給我捏~)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