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自 kkcity 個人站台 trini 腦中的論述 身體的玩耍

2006.7.4 台灣立報

■卡蜜兒(家庭主婦)

尪的阿嬤在我跟他結婚前一年就過世了,由於她跟她的媳婦也就是我的婆婆關係很不好,且她在兩個兒子家輪流住,因此我跟她的交集不多,但卻常聽到尪提起關於阿嬤的事,我覺得這個女人的一生真是需要做一本口述歷史。

 

她結婚沒幾年,丈夫就到南洋當兵,第二個兒子出生時丈夫還沒回來,所以二兒子(我公公)的名字就取個期望丈夫要快快回來的意思。一看公公的名字就知道是在等誰回來。她丈夫出國當兵前沒留下什麼家產,她一個人留在台灣,不但養大兩個孩子,還陸續買地蓋房子、買田耕作,不只養大兩個兒子,還幫他們娶妻生子,而且兩個兒子也都分到了田地。

 

更厲害的是,後來阿嬤的大兒子不長進,把自己名下的地給賣掉了,阿嬤竟然又把地給買了回來,大兒子跑路後,阿嬤又扛下重擔,撫養大兒子的四男一女長大,協助他們各自成家,在她重新買回來的地上,幫他們蓋了一整排透天厝,一人一棟。即使這些孫子們現在的工作僅能溫飽,但也衣食無缺有房有車,全都是當時他們的阿嬤幫他們建造了一個家。在農村那麼封閉的環境裡,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小孩的生活並不會太好過,在那種極度父權的環境中生存,不可能只靠人家對於一個「準寡婦」的同情,尪說小時候他曾經丟石頭去人家田裡,結果被人罵還要抓起來打,結果阿嬤就衝去跟對方理論、吵架。她不只求得了生存,還要讓子孫不受歧視、欺侮。我想連一個男人都很難做到這樣的程度了。

 

有天傍晚跟尪各騎一輛單車載女兒去散步時,我帶他繞去新發現的一條路,在某個彎路前他跟我說他家有塊田在這裡帶我去看。然後又講他阿嬤的故事,聽說我們眼前所看,正在長著滿田稻穗的田地,是被「調包」過的,當初這塊地是給她大兒子(我尪的伯父)的。以前在馬路邊的田地被認為沒有價值,因為田地在路邊環境較不好會影響收成,她大兒子就利用了一些方法,把原來是小兒子(我公公)名下的田地跟他調換過來。後來在分家產的事情上,我公公也被認為是吃了一點虧。

 

尪說,阿嬤很清楚,但表面上沒說什麼,可是她私底下就曾跟尪說:每個人的手指頭伸出來都不一樣長,所以每個人分到的也不會一樣多。小兒子雖然好像被佔了一些便宜,可是他的子女個個都發展得不錯,日子不靠那些分來的家產就可以過得去,反而是大兒子的子女們過得比較辛苦,所以就跟尪說不用跟他們計較吧!

 

我覺得這個女人完全就是懂得什麼叫做「階級」跟「資源重新分配」的概念,當她看見某個兒子貪婪地爭奪資源時,她說五隻手指頭不一樣長並不是說她偏心,而是用更大的階級差異與資源重新分配的概念讓她的孫子理解,因為大伯家情況沒他們好﹐那些看起來不太公平的分配﹐就當作是給他們的協助。她讓他的孫子不會因為看到大人們對財富的貪婪心態而對人性失望或憤慨﹐反而產生出更寬大的心胸。

 

這樣一個女性﹐如果給她貞節牌坊﹐我覺得是汙辱了她﹐她做的事情超越了守貞﹐而是開拓了一個家族重要的態度與價值觀﹐即使是男性﹐都不見得可以輕易做到。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歪姐
  • 女人您的名字真的不是弱者喔
    因為女人有很強的韌性與寬廣的胸襟
    她的付出不一定是為了自己
    但一定是為她摯愛的家人
    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