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轉貼自http://www.dearjohn.idv.tw/index.php?pl=788

這是朋友部落格轉貼過來的文章,朋友和李家同教授算是忘年之交,在文章裡,李教授提醒了大家,教育這件事情,真的不要太多口水,太多情緒;在上位者應該有更大的肚量和包容,不一定要採納任何意見,但是至少要容得下其他的想法吧?!?!......

=====以下原文======

文言文爭議 教長嗆教授 好笑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工系教授(新竹市)

余光中教授建議學生該多讀古文,教育部長反對,看來余教授他們的建議一定沒有希望了。一個國文課程的建議,引起教育部長如此強烈反對,我想余教授事先一定沒有料到。但事已至此,余教授恐怕只好死了心。

余教授所提的建議並非有關教育政策,而只與國文有關,部長應該將這個建議交給國文課程小組去討論,因為教授們常會對課程有意見。我相信一定有生物教授對中學生物課程有意見的,對幾何的疑慮恐怕更多,這些意見永遠都會有的,也很難取得共識,如果教育部長對每一個課程建議都要回答,那他一定要忙死了。我本人就很擔心中學幾何的教法,但我不敢勞動部長來聽我的想法。

即使部長要對某些教授的想法表示意見,也應該記得那些人是教授,因此所用的語言應該是學術界慣用的語言,不應該說人家好笑,更不可以說余教授腦袋還沒轉過來。我必須提醒杜部長,余光中教授年紀比杜部長的年紀大得多,早就是很多人尊敬的長者,我們無需同意余教授的想法,但絕不可以說余教授腦袋有問題,我們不是一天到晚叫學生們尊敬長者嗎?我真擔心將來大批年輕人會對老年人不禮貌。

文言文和台灣文學有何關聯,也令人困惑,台灣過去不是有很多人會作古詩嗎?增加文言文比重,就一定減少台灣文學比重嗎?反過來說,如果增加了白話文的份量,就一定會增加台灣文學的份量嗎?也未必如此。

余教授等想法未必全對,我就不能完全同意,但我們必須以理性態度討論,我們用的語調也必須平和,對長者更應該有禮貌。教授們常會有意見的,如果每次提出意見,就被人說好笑,腦袋有問題,誰還敢表示意見,將來任何事情都由教育部官員一人決定算了。這倒也好,教育部可以裁撤很多單位。

最令我們感到困惑的是,難道中學老師沒有自主權嗎?看來他們的確是沒有,中學生的程度有相當大的差異,用同樣的教法,一定不行的,為什麼不讓老師們因材施教呢?大人物吵來吵去,倒楣的恐怕是學生,他們永遠都是錯的。

JOE愛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